繁體

yabo亚博,yabo亚博客户端,yabo亚博官网,亚博官网下载
首页 / 新闻中心 / 文化 / 文学园地

文化

握在手心里的幸福
发布时间:2020-12-21 来源:庄河公司 作者:李小芹

最近,七岁的小儿子新学了一首宋词,是辛弃疾所写的《清平乐·村居》。在儿子稚嫩的诵读声中,词里描绘的一家五口温暖祥和的田园生活浮现的眼前,撼动了我内心深处最真诚的情感,想起与父母兄妹间那些细水长流的温暖。

地愈寒,天愈短,素装裹人间,庄河的第一场雪让母亲分外担心,电话里不停地嘱咐我们注意保暖。如今我与父母分隔两地,平常只能打电话问候一下家人报个平安。即使每次的谈话内容都是“三餐有没有吃饱”“天气冷了有没有添衣”“干活累不累,孩子有没有调皮”等等这样简单的话题,可是偶尔一天不打电话,父亲就会不停地问母亲:“二丫头来电话了吗?怎么没来电话?”远隔千里,他们只是想听听我的声音,我知道,他们很想我。

父亲和母亲是自由恋爱,母亲脾气有些“火爆”,所以父亲总是扮演着“受气”的角色,始终如一地包容着母亲。母亲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:“我最幸福的事就是嫁给你们的爸爸,有了你们姐弟三个!”父亲小时候家境贫寒,尽管学业优秀却只能读到中专毕业。也正是因为自身经历的缘故,父亲一直希望我们姐弟三个都能学业有成。姐姐继承了父母身上全部的优点,聪明又好学,而我小时候却不是个听话的孩子,经常领着小我两岁,却视我为“神”的弟弟到处调皮捣蛋。偶尔被父亲捉住,强行按在书桌前,让姐姐教我们认字,可是通常都是我和弟弟累得躺在姐姐身边呼呼大睡,姐姐还要给我们把风。虽然我和弟弟每天都在挨揍的边缘疯狂的试探,可是每到黄昏时分,我们都会倚着门框陪在母亲身边,望着门前马路的尽头,静静地等着身为矿工的父亲的身影。小的时候不懂,长大后才渐渐明白,在那个没有车水马龙、通讯并不发达的年代里,母亲是以怎样的心情盼着父亲平安下班回家。

后来,我们兄妹三人都陆续工作、结婚,一个个离开了家,家中就只留下了父亲和母亲两个人。前段时间,母亲突然生病住院,因为疫情的原因医院通知只能一个人陪床,已经七十二岁头发花白,四十多年来从来都是衣来伸手、饭来张口的父亲固执的要求必须去陪床。为了让我们放心,他以极快的速度学会了使用智能手机,每天戴着老花镜看护着母亲去做各种检查,紧张地去医生那里咨询病情,细心地张罗着母亲的一日三餐??醋鸥盖酌嫒葶俱布吩谝皆耗钦排慊さ男〈采?,即使睡着了也没有放开母亲的手,我忽然发现,他们之间的爱,已经在相濡以沫的岁月中蹉跎为一种生命本能。母亲出院后,他们的生活也逐渐回归往日的平淡,可是一个眼神、一个动作,又包含着许多不能用言语表达的感情。

岁月静好,日子如往。时间已经悄悄地将父母的青春容颜偷换成了皑皑华发,可是他们依然在不遗余力地对我们好,来帮我们抵挡世间所有的坚硬,让我们平淡的日子变得美好可期。我想,一家人相依相伴、彼此搀扶一起走过余生,共同感受手心里幸福的温度,这就是爱。

责任编辑:王悦


上一篇:
下一篇: